logo 记录教育每一天
打开客户端

辽宁:“三变”激发学校办学活力

中国教育报 中国教育报刊社融媒体采访报道组

2020-11-06 09:32

分割线

学生从过去的500余名增加到如今的4179名,辽宁省沈阳市文艺路第二小学东校区用8年时间,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成为老百姓心目中的好学校。

曾经,这所位于城乡接合部的学校面临生源逐年流失的困境。2012年,学校被纳入文艺路第二小学教育集团的版图后,班级与师生数量成倍增长,现已发展成为沈阳市沈河区规模最大、服务学生最多的校区。

集团化办学正在成为辽宁基础教育的一张新名片。以优质学校为龙头,吸收薄弱学校组建教育集团,全省14个地市因地制宜推进办学模式改革。通过创新办学体制、建立教师蓄水池、开发课程群等方式,发挥优质教育资源的带动辐射作用,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上好学校的梦想不再遥远。

2019年,辽宁省全域通过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国家督导评估认定,成为辽宁教育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截至目前,辽宁省义务教育阶段成立教育集团(联盟)485个,成员学校达958所,集团(联盟)成员学校数量占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数量的43.6%;预计到今年年底,全省义务教育阶段的集团化办学覆盖率将达到50%。

改革办学体制——“个体”变“集群”

临近开学,鞍山市新华街小学学生家长蔡先生听到了一个令他激动不已的消息,学校将和一街之隔的老牌名校钢都小学进行兼并重组。曾经迫切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进名校,却因为学区房的限制“望洋兴叹”。如今,蔡先生一年前的梦想转眼变成现实。

“择校热”“天价学区房”是困扰义务教育的“老大难”问题。当老百姓对教育的需求从“有学上”转变为“上好学”,如何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考验着地方政府的勇气和智慧。

在各地实践中,扩大总量和盘活存量是解决问题的两种思路,而对于经济下行压力大、县域经济薄弱的辽宁省来说,单纯依靠真金白银的投入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显然存在不小的困难。

辽宁的解题思路是,积极借鉴先进经验向内挖潜,通过推进集团化等办学模式的改革,整合现有教育资源,发挥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带动作用,扩大优质教育资源的覆盖面。通过对全省基础教育进行新一轮的结构调整,达到优化资源配置的目的。

从部分地市先行先试到全省整体推进,辽宁14个县市均出台集团化办学实施意见,从顶层设计上进行规范指导。各级政府部门加强政策支持引导,在资金投入、发展建设、评先评优上向集团校倾斜。

统筹考虑社会环境、地理位置、比较优势等因素,各地不断探索“1+X”型集团化办学模式,初步构建起了以优质学校为集团总校,其他学校为集团加盟校、校区或校部,紧密型与松散型相结合的办学体制。

钢都小学和新华街小学的结盟正是选择了紧密型的一体化办学模式,“两所学校直线距离不足2公里,一边是社会认可度高,但是校舍紧张的钢都小学;一边是生源萎缩严重,场地师资出现闲置的新华街小学。在此背景下,钢都教育集团应运而生。”钢都教育集团总校校长钱俊华介绍,集团实施一套领导班子、一体化师资配置和一体化教学管理,达到整体提升办学水平的目的。

不仅仅是同一学段的横向联盟,集团化的触角还在向上下两头延伸。在大连,高校拉手中小学,以合作办学或委托管理方式开展集团化办学,利用高校的人才智力优势开展教育教学实验;在鞍山,铁西区打破学段割裂的现状,探索纵向的“立体学区”集团管理模式,建立若干个涵盖中小学校的立体学区,逐步实现地域之间的幼小衔接、中小衔接。

从单打独斗到抱团发展,校区分散、机构重复、文化杂糅等一系列问题也随之而来,转型后的集团化学校由谁管、怎么管也是摆在管理者面前的一道难题。

作为沈阳市规模最大的公办小学教育集团,文艺路第二小学教育集团在5次合并重组的过程中,逐步构建了“雁阵管理”模式,变金字塔式的管理布局为雁阵式编队,将管理重心下移,直接授权给各校部,8位执行校长分别带领各自成员组成8个责任明确、相对完整的管理团队。各执行校长不仅从“块”上负责一部分工作,还从“条”上分管集团某方面工作。

“这样的机构设置打破了以往以校长为中心、事事需要校长授权的等、靠观念,实现了条块分割,极大调动了各个校区的积极性。”“雁阵管理”模式,让文艺路第二小学教育集团总校长田冬完成了从学校管理者到总设计师的角色升级,能将更多精力放到思考办学理念、发展规划上来。

盘活教师资源——“指尖”变“拳头”

“不会是挂了个假名牌吧?”一年前,鞍山市高占屯小学正式更名为黎明教育集团黎明分校,社会上各种质疑声扑面而来。当黎明小学的9名教师出现在分校的讲台上时,家长们悬着的心才真正安定下来。

辽宁省在集团化办学推进过程中,要求集团化校际联合以优质学校为核心,充分发挥名校的核心价值,注重打通集团成员间资源共建共享的渠道,让成员校能顺畅接受核心名校的辐射和溢出,达到1+2>3的效果。

近年来,辽宁各地集团学校积极变革办学理念,推动集团内学校在校园文化、教学管理、师资培训等方面实现有机融合,整体提升办学水平。

好的教师,是行走的学校品牌。义务教育学校发展不平衡,很大程度上是优秀教师、骨干教师存在着校际差异。

位于城乡接合部的高占屯小学,学生大多底子薄,学习习惯不佳,班级管理存在较大困难。今年9月,拥有丰富班主任经验的黎明小学教师马晓鑫来到黎明分校支教,充实班主任力量。她带领班主任们探讨交流工作经验和技巧,针对单亲、留守等不同类型孩子实行个性化关爱辅导。

“过去贪玩不爱学习的孩子都能按时完成作业了,他们还会偷偷往老师桌上放小糖果呢。”学生们的点滴变化让马晓鑫感到欣慰。

在黎明教育集团总校长吕大伟看来,输出名师能更好发挥“鲇鱼效应”,给薄弱校注入新鲜思想理念,有效激活教师队伍活力,促进教师之间良性竞争。

为推动师资交流,辽宁多地纷纷出台多项激励政策,科学合理配置教师资源。沈阳、大连、盘锦等地通过定期和不定期,短期、中期和长期相结合的方式,在集团内的学校间实施互相派驻干部教师机制,并将集团内交流轮岗经历作为职称评定、评先评优重要因素。沈阳市连续两年将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工作纳入市委、市政府绩效考评指标体系。

要“输血”,更要“造血”。入职不到两年时间,沈阳市126中学长白校区教师赵畅就获得了沈阳市和平区“新锐教师”第一名的好成绩。她的背后是126中学集团优质教师资源的整合与汇聚。两周一次的集团内部大教研,帮助赵畅不断打磨教学设计、修炼教学基本功;师徒结对活动,让她能够在老教师的“传帮带”下快速成长。

跨校带教、教学研讨、联合备课……围绕集团内教师素养整体提升,各地集团学校多措并举,扩充骨干教师队伍,在教学管理、教学进度、教研活动、考核评价等方面实现统一,把好的教育理念和具体做法辐射到每一所学校、每一名教师,帮助青年优秀教师敢于冒尖、脱颖而出。

据统计,“十三五”期间,辽宁省共评选省级教学名师120名,大部分来自集团化办学学校。这些教学名师通过组建名师工作室等方式,在集团校内部产生了正向集群效应,使得集团获得的科研成果大幅度提升,促进了教师队伍整体提升。

落实五育并举——“分数”变“能力”

“哎呀呀 防疫少年 恰恰……”大课间时间,伴随着欢快的音乐,鞍山市黎明教育集团黎明分校的学生们在操场上跳起了校园防疫健身操。这套健身操的词作者是黎明分校教师,曲作者是黎明小学教师,编舞则由两校共同完成。疫情期间,黎明小学和分校共同开发了多项线上体育运动和课程,受到学生及家长的喜爱。

不仅仅是学业质量的整体提升,围绕五育并举的教育方针,各地教育集团更加注重内涵发展,整合集团内部资源,发展素质教育的强大合力正在汇聚。

在960平方米的多功能体育馆里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羽毛球比赛,在科技实践体验馆里推开科学世界的大门,在书法教室中与传统文化来一次穿越时空的对话……文艺二校东校区将体育美育作为校园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为学生开设了丰富的艺术课程,提升学生艺术素养。除了每周体育课之外,学校充分利用体活课、弹性离校时间,开设了足球、羽毛球、健美操、跆拳道等课程供学生选学。

“体育美育活动增多了,中小学生放松下来了,‘小眼镜’‘小胖墩’的比例逐年降低,综合素质显著提高。”田冬告诉记者。

针对辽宁多地出现中小学体音美劳教师不足问题,教育集团内各成员校良性互动,共享体育美育劳动资源,体美劳教师共研教学,统筹规划;集团校内部体美劳教师建立交流轮岗制度,通过正高级职称评定向体音美教师倾斜等措施,不断提高体音美教师重要地位。

培育特色课程集群,也正成为落实五育并举的重要载体。坚持共创理念,辽宁基础教育领域多所名校通过自主研发,积极建设属于本集团的特色“校本课程集群”,打造集团“亮点工程”。沈阳市大东区盛京教育集团开设了书香课程、校园节日课程、富有地域特色的“盛京揽盛”课程等六大课程体系;大连市第八十中学教育集团各校区教师集体研发了生命教育校本课程体系。

“从前期的探索实践来看,集团化办学模式改革使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作用得以固化,带动了基础薄弱学校教育水平的提升。学生精神面貌阳光向上,身体素质明显提高,发生巨大变化。‘十四五’期间,辽宁教育将站在新的起点上,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以更好的教育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辽宁省教育厅厅长冯守权表示。

(中国教育报刊社融媒体采访报道组成员:陈志伟 刘玉 焦以璇 高影 邢星 执笔:焦以璇)

《中国教育报》2020年11月6日第1版

责编: 赵彩侠

审核: 赵彩侠

辽宁:“三变”激发学校办学活力

中国教育报 中国教育报刊社融媒体采访报道组

2020-11-06 09:32

分割线

责编: 赵彩侠

审核: 赵彩侠

辽宁:“三变”激发学校办学活力

中国教育报 中国教育报刊社融媒体采访报道组

2020-11-06 09:32

分割线

学生从过去的500余名增加到如今的4179名,辽宁省沈阳市文艺路第二小学东校区用8年时间,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成为老百姓心目中的好学校。

曾经,这所位于城乡接合部的学校面临生源逐年流失的困境。2012年,学校被纳入文艺路第二小学教育集团的版图后,班级与师生数量成倍增长,现已发展成为沈阳市沈河区规模最大、服务学生最多的校区。

集团化办学正在成为辽宁基础教育的一张新名片。以优质学校为龙头,吸收薄弱学校组建教育集团,全省14个地市因地制宜推进办学模式改革。通过创新办学体制、建立教师蓄水池、开发课程群等方式,发挥优质教育资源的带动辐射作用,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上好学校的梦想不再遥远。

2019年,辽宁省全域通过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国家督导评估认定,成为辽宁教育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截至目前,辽宁省义务教育阶段成立教育集团(联盟)485个,成员学校达958所,集团(联盟)成员学校数量占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数量的43.6%;预计到今年年底,全省义务教育阶段的集团化办学覆盖率将达到50%。

改革办学体制——“个体”变“集群”

临近开学,鞍山市新华街小学学生家长蔡先生听到了一个令他激动不已的消息,学校将和一街之隔的老牌名校钢都小学进行兼并重组。曾经迫切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进名校,却因为学区房的限制“望洋兴叹”。如今,蔡先生一年前的梦想转眼变成现实。

“择校热”“天价学区房”是困扰义务教育的“老大难”问题。当老百姓对教育的需求从“有学上”转变为“上好学”,如何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考验着地方政府的勇气和智慧。

在各地实践中,扩大总量和盘活存量是解决问题的两种思路,而对于经济下行压力大、县域经济薄弱的辽宁省来说,单纯依靠真金白银的投入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显然存在不小的困难。

辽宁的解题思路是,积极借鉴先进经验向内挖潜,通过推进集团化等办学模式的改革,整合现有教育资源,发挥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带动作用,扩大优质教育资源的覆盖面。通过对全省基础教育进行新一轮的结构调整,达到优化资源配置的目的。

从部分地市先行先试到全省整体推进,辽宁14个县市均出台集团化办学实施意见,从顶层设计上进行规范指导。各级政府部门加强政策支持引导,在资金投入、发展建设、评先评优上向集团校倾斜。

统筹考虑社会环境、地理位置、比较优势等因素,各地不断探索“1+X”型集团化办学模式,初步构建起了以优质学校为集团总校,其他学校为集团加盟校、校区或校部,紧密型与松散型相结合的办学体制。

钢都小学和新华街小学的结盟正是选择了紧密型的一体化办学模式,“两所学校直线距离不足2公里,一边是社会认可度高,但是校舍紧张的钢都小学;一边是生源萎缩严重,场地师资出现闲置的新华街小学。在此背景下,钢都教育集团应运而生。”钢都教育集团总校校长钱俊华介绍,集团实施一套领导班子、一体化师资配置和一体化教学管理,达到整体提升办学水平的目的。

不仅仅是同一学段的横向联盟,集团化的触角还在向上下两头延伸。在大连,高校拉手中小学,以合作办学或委托管理方式开展集团化办学,利用高校的人才智力优势开展教育教学实验;在鞍山,铁西区打破学段割裂的现状,探索纵向的“立体学区”集团管理模式,建立若干个涵盖中小学校的立体学区,逐步实现地域之间的幼小衔接、中小衔接。

从单打独斗到抱团发展,校区分散、机构重复、文化杂糅等一系列问题也随之而来,转型后的集团化学校由谁管、怎么管也是摆在管理者面前的一道难题。

作为沈阳市规模最大的公办小学教育集团,文艺路第二小学教育集团在5次合并重组的过程中,逐步构建了“雁阵管理”模式,变金字塔式的管理布局为雁阵式编队,将管理重心下移,直接授权给各校部,8位执行校长分别带领各自成员组成8个责任明确、相对完整的管理团队。各执行校长不仅从“块”上负责一部分工作,还从“条”上分管集团某方面工作。

“这样的机构设置打破了以往以校长为中心、事事需要校长授权的等、靠观念,实现了条块分割,极大调动了各个校区的积极性。”“雁阵管理”模式,让文艺路第二小学教育集团总校长田冬完成了从学校管理者到总设计师的角色升级,能将更多精力放到思考办学理念、发展规划上来。

盘活教师资源——“指尖”变“拳头”

“不会是挂了个假名牌吧?”一年前,鞍山市高占屯小学正式更名为黎明教育集团黎明分校,社会上各种质疑声扑面而来。当黎明小学的9名教师出现在分校的讲台上时,家长们悬着的心才真正安定下来。

辽宁省在集团化办学推进过程中,要求集团化校际联合以优质学校为核心,充分发挥名校的核心价值,注重打通集团成员间资源共建共享的渠道,让成员校能顺畅接受核心名校的辐射和溢出,达到1+2>3的效果。

近年来,辽宁各地集团学校积极变革办学理念,推动集团内学校在校园文化、教学管理、师资培训等方面实现有机融合,整体提升办学水平。

好的教师,是行走的学校品牌。义务教育学校发展不平衡,很大程度上是优秀教师、骨干教师存在着校际差异。

位于城乡接合部的高占屯小学,学生大多底子薄,学习习惯不佳,班级管理存在较大困难。今年9月,拥有丰富班主任经验的黎明小学教师马晓鑫来到黎明分校支教,充实班主任力量。她带领班主任们探讨交流工作经验和技巧,针对单亲、留守等不同类型孩子实行个性化关爱辅导。

“过去贪玩不爱学习的孩子都能按时完成作业了,他们还会偷偷往老师桌上放小糖果呢。”学生们的点滴变化让马晓鑫感到欣慰。

在黎明教育集团总校长吕大伟看来,输出名师能更好发挥“鲇鱼效应”,给薄弱校注入新鲜思想理念,有效激活教师队伍活力,促进教师之间良性竞争。

为推动师资交流,辽宁多地纷纷出台多项激励政策,科学合理配置教师资源。沈阳、大连、盘锦等地通过定期和不定期,短期、中期和长期相结合的方式,在集团内的学校间实施互相派驻干部教师机制,并将集团内交流轮岗经历作为职称评定、评先评优重要因素。沈阳市连续两年将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工作纳入市委、市政府绩效考评指标体系。

要“输血”,更要“造血”。入职不到两年时间,沈阳市126中学长白校区教师赵畅就获得了沈阳市和平区“新锐教师”第一名的好成绩。她的背后是126中学集团优质教师资源的整合与汇聚。两周一次的集团内部大教研,帮助赵畅不断打磨教学设计、修炼教学基本功;师徒结对活动,让她能够在老教师的“传帮带”下快速成长。

跨校带教、教学研讨、联合备课……围绕集团内教师素养整体提升,各地集团学校多措并举,扩充骨干教师队伍,在教学管理、教学进度、教研活动、考核评价等方面实现统一,把好的教育理念和具体做法辐射到每一所学校、每一名教师,帮助青年优秀教师敢于冒尖、脱颖而出。

据统计,“十三五”期间,辽宁省共评选省级教学名师120名,大部分来自集团化办学学校。这些教学名师通过组建名师工作室等方式,在集团校内部产生了正向集群效应,使得集团获得的科研成果大幅度提升,促进了教师队伍整体提升。

落实五育并举——“分数”变“能力”

“哎呀呀 防疫少年 恰恰……”大课间时间,伴随着欢快的音乐,鞍山市黎明教育集团黎明分校的学生们在操场上跳起了校园防疫健身操。这套健身操的词作者是黎明分校教师,曲作者是黎明小学教师,编舞则由两校共同完成。疫情期间,黎明小学和分校共同开发了多项线上体育运动和课程,受到学生及家长的喜爱。

不仅仅是学业质量的整体提升,围绕五育并举的教育方针,各地教育集团更加注重内涵发展,整合集团内部资源,发展素质教育的强大合力正在汇聚。

在960平方米的多功能体育馆里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羽毛球比赛,在科技实践体验馆里推开科学世界的大门,在书法教室中与传统文化来一次穿越时空的对话……文艺二校东校区将体育美育作为校园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为学生开设了丰富的艺术课程,提升学生艺术素养。除了每周体育课之外,学校充分利用体活课、弹性离校时间,开设了足球、羽毛球、健美操、跆拳道等课程供学生选学。

“体育美育活动增多了,中小学生放松下来了,‘小眼镜’‘小胖墩’的比例逐年降低,综合素质显著提高。”田冬告诉记者。

针对辽宁多地出现中小学体音美劳教师不足问题,教育集团内各成员校良性互动,共享体育美育劳动资源,体美劳教师共研教学,统筹规划;集团校内部体美劳教师建立交流轮岗制度,通过正高级职称评定向体音美教师倾斜等措施,不断提高体音美教师重要地位。

培育特色课程集群,也正成为落实五育并举的重要载体。坚持共创理念,辽宁基础教育领域多所名校通过自主研发,积极建设属于本集团的特色“校本课程集群”,打造集团“亮点工程”。沈阳市大东区盛京教育集团开设了书香课程、校园节日课程、富有地域特色的“盛京揽盛”课程等六大课程体系;大连市第八十中学教育集团各校区教师集体研发了生命教育校本课程体系。

“从前期的探索实践来看,集团化办学模式改革使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作用得以固化,带动了基础薄弱学校教育水平的提升。学生精神面貌阳光向上,身体素质明显提高,发生巨大变化。‘十四五’期间,辽宁教育将站在新的起点上,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以更好的教育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辽宁省教育厅厅长冯守权表示。

(中国教育报刊社融媒体采访报道组成员:陈志伟 刘玉 焦以璇 高影 邢星 执笔:焦以璇)

《中国教育报》2020年11月6日第1版

责编: 赵彩侠

审核: 赵彩侠

分割线 推荐阅读 分割线